容州府健康网(www.rongzhoufu.com)于2018年1月3日由容汇健康网正式更名为容州府健康网,2013年7月16日正式上线运行至今。如果需要请 点击 加我 QQ 说你的需求。

请保护好医者的那份善良

大咖观点 烧伤超人阿宝 评论

3天前,也就是3月25日,下午16时34分,在北京西城广外医院,一男性家长和一老年女性家长怀抱着一2岁左右男童走进诊室,没挂号,要求大夫查看患儿左侧腕关节处疼痛问题。 由于医院没有儿科,医生告知其应去儿童医院就诊,患儿家长哀求先请医生先看一下。鉴于

3天前,也就是3月25日,下午16时34分,在北京西城广外医院,一男性家长和一老年女性家长怀抱着一2岁左右男童走进诊室,没挂号,要求大夫查看患儿左侧腕关节处疼痛问题。

 

由于医院没有儿科,医生告知其应去儿童医院就诊,患儿家长哀求先请医生先看一下。鉴于患儿年纪较小,且不停哭闹,善良的医生同意了。

 

他通过详细问诊及查体,医生判断该患儿应该是桡骨小头半脱位,并不是家长说的腕关节疼痛。并给孩子做了手法复位。复位过程顺利,患儿哭闹停止,并患肢活动自如。

 

医生详细解释疾病原因并告知日后注意事项后,告诉患者家属大厅补挂一个急诊号(挂号费70元),并交处置费(60元),患者及家属一口答应后离开诊室。

 

20分钟后医生仍不见患儿及家属,询问挂号处值班人员,被告知,患者家属去挂号,在得知急诊挂号费70元后,家属扔下句:“你们什么破医院,抢钱呢?”然后转身走了。

 

这种事情,其实在中国门急诊并不罕见。但这件事情依然让这位年轻的医生郁闷不已,他在微博上讲述了自己的经历,并困惑的问道:下次碰到这种情况,我该怎么办?

 

作为一个在临床一线摸爬滚打了近二十年的外科医生,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的问题。

 

急诊,是涉医暴力和医患纠纷的最高发的科室。因为急诊的环境,是可以把人性的丑恶激发到极点的地方。瘾君子、醉鬼、打架斗殴的流氓,都是急诊的常客。而这种看病之前苦苦哀求动辄下跪,病好连130块钱的辛苦钱都不肯交翻脸大骂医生黑心的人渣,更是比比皆是。

 

患者这个词,听起来就带着弱势和正义,听起来就让人同情和支持。但事实 并非如此。患者从来不是一个特定的由文化、教育、信仰、收入水平和职业爱好等组成的群体。这世上所有人,包括医生,都可能在某一天成为患者。那些人渣、败类、流氓、恶棍、都会在某一天来到医院,成为“患者”。

 

一个成为“患者”的人渣,依然是人渣而已,只不过是一个有病的人渣。“患者”的身份不会让他成为一个好人,相反可能让他更理直气壮的做人渣。

 

这位年轻的医生问:我该怎么办?

 

他可能还没有意识到,当医生面对的是善良的普通百姓的时候,他怎么做都对。而当医生面对人渣的时候,他永远无法做出正确的选择。

 

你让他先挂号后看病,你是没有医德。你看病后让他挂号,那是你没有良知。你让他先缴费后处置,那你是勒索。你让他先处置后缴费,那是你抢劫。

 

你救治时候和他谈费用,那是你丧尽天良。你救治完再和他谈费用,那是你侵犯了他的知情权。

 

在这位医生的遭遇中,问题的关键不在于他做了什么选择,而在于他碰到了什么人。

 

碰到人渣的时候,无论医生如何选择,都是错的。

 

事实上,如果他坚持先收费再治疗,可能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麻烦和困扰。那样的话 ,家属十有八九会大吵大闹,骂黑心医院坐视孩子痛苦不堪见死不救。如果惊动那些苍蝇似的媒体写一篇《患儿关节脱位痛苦不堪,医生检查不交钱不给复位》的报道,那医院和医生将更苦不堪言。

 

同样是先治疗后收费,这位医生的遭遇比武汉的某位同行幸运多了。

 

7年前,一起《男子因手术费不够 手指缝好后被医生拆线》的新闻报道轰动了全国。报道称:一位打工仔工作中手指被割伤,到武汉某著名三甲医院就诊。因为无力支付昂贵的手术费用(1830元),想先交1000元其他的第二天再缴。被医生拒绝并强行拆除缝合好的手术切口。患者后来到另一家医院花了不到一半的钱(800元)钱再次缝合。

 

这篇报道被各大媒体竞相转载,掀起了对唯利是图丧尽天良的黑心医院黑心医生的铺天盖地的讨伐。当事医生也收到了严厉处分,几乎断送医生生涯。

 

这篇报道出来之后,作为一个在急诊一线工作多年的医生,我一个字都不相信。

 

原因很简单:患者打工的餐馆和医院就一墙之隔,伤者属于工作受伤且有人陪伴,整个就诊和手术处理过程时间不短完全有足够的筹款时间,1800元也并非巨款,不太可能是真因为没钱才不缴费。而且,医院对于确实经济困难无力缴纳费用的患者有相应的处理办法和流程,一个在一线工作多年的急诊临床医生绝不可能是第一次碰到患者欠费,他只要上报值班领导处理即可,绝不至于为几百块钱做出这种事情来。

 

就在不久前,我在一个很偶然的机会听到了事情的另一个版本,这个版本我没有考察取证,不敢保证绝对准确,但很明显比媒体报道的版本合理的多。

 

我了解到的事情的经过是这样子的:

 

这名患者在一个餐馆打工,夜间工作中不慎受伤,来到了一墙之隔的武汉某著名三甲医院就诊。医生见伤口较深,可能损伤深部组织,于是向他和同伴交代了伤情和手术风险,以及可能的费用,患者及店方人员均无异议。在患方签署手术同意书后,医院紧急为患者安排了手术。

 

手术探查发现,患者手指两根肌腱断裂需要修复,按照国家标准,治疗费用1830元,医生一边在患者为缴费的情况下进行修复手术,一边让护士通知陪同的店方人员去缴费。

 

然而,餐馆老板和其他多名店方人员,先是磨磨蹭蹭不肯缴费,进而称医院乱收费,大吵大闹说缝一个伤口明明几十块钱就够了。最后竟然发展到几个大男人围着年轻的护士各种侮辱谩骂,言语不堪入耳。

 

在这里我补充一句:按照国家规定,工伤既不能走新农合也不能走医保,而应该走工伤保险。餐馆作为雇主应该给雇员买工伤保险,如果没有买的话,员工出现工伤后,治疗费用只能由雇主支付。

 

也就是说,在这起事件中,应该缴费的不是患者,而是他的老板。这起冲突的根源,是老板不肯支付打工仔的工伤治疗费,而不是什么打工仔付不起医疗费。

 

医生做完手术离开手术室后,发现餐馆老板不仅没有去缴费,反而在几个人围攻侮辱谩骂年轻的值班护士。医生很生气,将护士护到身后,亲自和患者交涉,反复讲明了收费依据,要求餐馆老板去缴费。

 

结果餐馆老板摆出一副我就要耍流氓的劲头,挑衅医生:反正我们就是不交钱,有本事你把线给他拆了。

 

这时候,皮球被踢到了患者这里。

 

患者是工伤,老板必须支付他的医疗费用。餐馆就在一街之隔,现场有多人在场,没有可能凑不出1830元的手术费用。店方根本就不是后来对媒体所说的钱没带够,他们根本就是舍不得给受伤员工交钱。

 

一边,是为了不耽误伤情而选择先手术后收费,在深更半夜刚刚精心为他完成了手部肌腱修复手术的医生。

 

一边,是嫌手术费贵不肯给他支付医疗费用,完全罔顾他的身体健康要求医生拆了缝线的老板。

 

患者该如何凭借自己的天理良心去选择呢?

 

他如果选择支持医生,老板不敢不付钱。如果他选择支持老板,医生将无计可施。

 

天理!良心!

 

结果我们都知道了,他选择了站在拒绝为他支付费用的老板一边,举起打着石膏的手对医生挑衅说:我们不交钱,我们不治了,你给我拆了吧。

 

医生终于被彻底激怒了。

 

为了不耽误患者伤情,他先治疗后收费,没有因为费用问题影响患者的治疗。为了患者的康复,他半夜三更精心细致的在手术台上为他修复了肌腱。

 

而现在,这个刚刚被他精心修复了肌腱和伤口的患者,和老板一起,举着刚刚被他修复的手向他恶意挑衅:我们就是不交钱,有种你给我拆了。

 

他在极度的伤心和愤怒下做出了可能是一生中最错误的一次决定:他拆除了患者手部缝线。

 

当然,本着一个医者的良知,他仅仅拆掉了皮肤缝线,没有拆掉刚刚精心修复的肌腱缝线。这又成了医院乱收费的罪证。

 

由于肌腱已经修复,患者后来在其他医院只是再次缝合了皮肤伤口,收费800元。后来餐馆老板和媒体义正词严的质问:为什么别的医院只收800而你们却收1830?

 

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明明是万恶的资本家丧尽天良不肯支付雇员的工伤治疗费用。在媒体那里变成了打工仔付不起昂贵的手术费被医生强行拆除手术缝线。

 

真正丧尽天良的,成了圣洁的白莲花。真正善良的,成了十恶不赦的魔鬼。

 

当事的医生,后来收到了极其严厉的处分,职业生涯几乎断送,在一年多之后,才终于有机会再次拿起手术刀为患者服务。

 

我不想替他辩解什么。

 

无论如何,在他愤怒的拆掉患者缝线的那一刻,他确实突破了医者的伦理道德底线。

 

那一刻,他成了魔。

 

可是,纵然法无可恕,是否情有可原?

 

他本是一个善良的医生,为了不耽误治疗,他在患者没有付费的情况下精心为患者做了手术。

 

是什么,让一个善良的医生失去了理智,在那短暂的一刻入了魔?

 

我们总是在无休止的强调:医者仁心。我们总是在无休止的教诲:德不近佛者不可为医。

 

很多人,包括很多干部,很多警察,很多媒体人,很多“患者”,总是在以圣人的标准要求医者,却以婊子的标准要求自己。

 

可是,我们是否忘了去保护好医者的善良?我们是否忘记了去保护为善者不受伤害?我们是否忘记了去让为恶者受到惩罚?

 

请保护好医者的那份善良。

喜欢 (4)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

桂公网安备 45092102000106号

桂ICP备17005336号-2